首页 >> 黄思婷

最佳专访路过未来导演李睿珺国产片前有一堵墙总林忆莲北镇贾晓晨王军霞李和曾

发布时间:2022-09-23 02:12:40 来源:和顺娱乐网

专访《路过未来》导演李睿珺:国产片前有一堵墙,总要有人去撞开

国产文艺片《夏至》、《老驴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悉皆出自他手,“作者导演”李睿珺。

他在乡村题材的艺术电影上有很高的才华和造诣,创作至今已经完成了戛纳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这三大欧洲电影节的提名“打卡”。

新片《路过未来》,更是2017年入围戛纳提名的“华语独苗”。

最近,WeMedia旗下电影头条对《路过未来》导演、编剧李睿珺进行了专访。

这是电影头条导演系列专访的第01期。

导演系列专访 | 01期

专访人物 | 李睿珺

采访+撰稿 | 废话队长

从“故乡”到“异乡”:一脉相承的气质

《路过未来》和李睿珺导演以往的作品最大的区别之处在于故事的视角,从发生在甘肃老家的“故乡人”,切换到了在深圳漂泊的“异乡人”身上。

外媒曾在影评中写道:“这部电影的影像风格和镜头语言让人印象深刻,这个写实风格的故事很好地表现了中国当代一些在大城市挣扎的年轻人的生活。”

对于这样的转变,李睿珺从创作者的角度分析了自己会选择这个故事的原因:“其实《路过未来》是对《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和《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的补充。”

确立使用资源付费和谁污染、谁付费原则  在之前李睿珺导演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主要围绕的是老人和孩子之间发生的故事。

那么,中间缺席的一代人,孩子的父母、老人的儿女,他们都去哪儿了?

这也是整部《路过未来》所关注的核心问题——这些出走故乡的第一代、第二代的“农民工”,他们在大城市里的生存状况如何?

“正是因为这些‘故乡人’,他们为了更好的生活而背井离乡、远赴他方,才成了‘异乡人’,才让留在老家的父母和儿女成为了‘留守老人’、‘留守儿童’。”

“同时,他们来到大城市,也因为异乡的身份始终不被这里接纳,甚至直接影响到了下一代人对于故乡的存在感和认知感,这其实是整部电影的大背景。”

<孙培恩p>按照李睿珺自己的话来说,“转型只是非常表面化的判断。其实这几部作品都是有内在联系的。”

片子看不懂?自己去体会

一直以来,艺术片都很容易被打上“看不懂”、“距离感”的标签。

而李睿珺作品的运镜手法,更是常常被大家评论有一股“冷冷清清的疏离感”。

在《路过未来》的结局部分,出现了女主人公“耀婷”身骑白马、跨越沙漠这样的一个意对用户而言后者有实际的含义象,引发了许多观众关于“耀婷”命运的猜测。

聊到影片结尾给大家带来困惑的时候,李睿珺微笑着说道:“看不懂很正常吧,我做电影的初心也不是让所有人都能够理解我。”

如果把看电影比作吃饭,他想要的只是把“菜”做好,码盘,摆在观众的眼前,而不是“一点点嚼碎了送到人家的嘴边”。

如果把电影比作景致,他希望给观众一条江河,虽然表面上只是一个小小的波澜,但“水下的功夫”才是最吸引他的,而不是表面上“大开大合”的招式套路。

表达完态度,李睿珺导演还有些意犹未尽,又透露了一些创作时候的想法:“其实想要弄懂最后一幕,首先要清楚‘玉佩’的含义,玉佩上刻着一匹马,而马正是耀婷的属相。这是父母为耀婷求来的护身符,‘马’其实就代表着耀婷。”

“沙漠这个空间的出现,也和前面父母在荒地中上坟的那一幕有一个呼应,想要传递的是这种无力的寄托给耀婷带来的影响。”

“包括周云蓬老师的《九月》中‘明月如镜,高悬在草原。’、‘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这些歌声的诉说。”

“包括民歌中‘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的念白的叙述,它们传达出的意境,共同地构成了最后一幕,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意象。”

李睿珺导演的作品,从来不承担娱乐的作用,也不简单地只是一种“消费品”。

从这一点出发,其实每个人都对电影有自己的理解,拥抱生活的多元,才是导演创作的本意。

“电影永远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行业”

“流量”、“IP”当道,真正有才华的国产导演难有出头之日,这似乎是目深紫乐队前中国影视市场所面临的窘境。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部《路过未来》投资达到了1000万元,并且有着两位“明星演员”的加盟,其实完全存在商业院线发布的可能性。

可《路过未来》偏偏选择了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简称“艺联”)专线发布,在无形中放弃了很大的一部分收益。

谈及这样的选择,李睿珺满怀感慨地说道:“几年前我在拍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的时候也是这样啊,就算提名了欧洲的电影节,也同样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完成拍摄,所以我深知这种痛苦。”

“到了现在,我作为一个创作者,本身不用出一分钱,是江老板(《路过未来》出品人江志强)决定拿出一千万来改善电影市场的生态。既然这样,我有什么理由不站出来响应呢?”

“艺联”院线成立至今,引进过《海边的曼彻斯特》、《三块广告牌》、《第三度嫌疑人》这样质量上佳的外国电影,但在国产电影上略显薄弱。

严格意义上来讲,《路过未来》算是第一部在“艺联”专线发行的国产电影。

对此,李睿珺也和我们分享了他对这个问题的想法:“我们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了,有很多人还在观望,观望这部电影的成绩,再去决定后面的方向。其实艺术电影在我们国家还是生成稳定且无沉淀的溶胶体系有市场的,虽然会比商业片小很赤水多。”

对于国产电影的前景,导演不仅仅是有着美好的憧憬和希望,更是确实地在为之付出努力:“好比说挡在中国艺术电影的面前有一堵墙,我们明明知道它就在那儿,但如果都绕着走,那它就会永远存在下去。只有去撞了,才能知道未来如何。撞墙的结果无非就两种,要么把墙撞破,走过去了;要么头破血流,直接倒在地上。这两种情况我都能接受。”

中国电影,是需要有一批敢于“栽树”,让后人来“乘凉”的人站出来的,李睿珺导演认为自己义不容辞。

尽管有这样的情怀在身,李睿珺也反复强调,不希望观众来施加对于电影的故事以外的任何同情。

他只想做好自己眼中的“李睿珺”,讲好自己喜尹姝贻欢的故事,就足够了。

他的电影只忠于他自己,不为任何人服务。

◎:废话队长

惠州正规医院哪家好
山东风湿免疫二级医院
天津大港性病一级医院
黑龙江儿一级医院
友情链接